坎特伯雷

走了意大利,最后一个国家就是英国。待我到坎特伯雷的时候,已经是星期日凌晨了。

坎特伯雷是小型的中古世纪城市,人口不到4万人。估计比诗巫还要小。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微型城市,在近代改教历史扮演着重要角色。当马丁路德改教运动轰轰烈烈席卷整个欧洲大陆的时候,英国国王也决定趁机叛变,自立门户,和天主教脱离关系,创立英国圣公会,自封是圣公会的头目。皇帝的加冕仪就是当时的坎特伯雷主教主持的,说坎特伯雷是英国国教发源地并不为过。

星期天早上我就走路出发,要到城市走走,哪知道却在路上看见一间圣公会,就进去里面做礼拜。

20120521-201854.jpg
教堂外面古老,里面却相当新潮。跟传统的圣公会不同,礼拜程序绝对不沉闷。坎特伯雷的青年们所选用的歌都是新潮的赞美诗配吉他、电子琴和鼓,而不是古典音乐配钢琴。

聚会完毕青年们就邀请我到他们的主教家烧烤,他们很多都是在附近的坎特伯雷基督城大学求学。

20120521-202305.jpg

20120521-202311.jpg
真开心!又给我骗到了一餐!

20120521-202419.jpg
小昆虫,忘记它叫什么名字了。

20120521-202532.jpg

20120521-202538.jpg
英国小镇的住屋。宁静安详。

20120521-202647.jpg

20120521-202653.jpg
坎特伯雷的河,神仙美景,不在话下。

20120521-202853.jpg
坎特伯雷的公园。

20120521-202934.jpg
这是坎特伯雷最大间的书店。我到书店里面逛逛,然后出来,心里有些内疚。自从有了KINDLE之后,我就不买纸制书了,我只买电子书。如果有一天传统书店倒台,恐怕我也难逃其咎。

20120521-202945.jpg
一间二手书店,虽然我都是买电子书,不过我也会考虑买厚皮书,它们可以用来装饰门面。

20120521-203345.jpg

20120521-203349.jpg
坎特伯雷城堡,于十世纪建成的。主要是要防止北方的蛮族入侵。可以看出已经衰败很久了,也没有维修。

20120521-203549.jpg

20120521-203554.jpg

20120521-203558.jpg

20120521-203602.jpg

20120521-203608.jpg

20120521-203612.jpg

20120521-203616.jpg
坎特布雷大教堂。这是一间圣公会教堂,里面的雕像、窗画比罗马天主教堂少了很多。

这里要提一提THOMAS BACKET 的传说。此君是坎特伯雷的一个十二世纪主教,可是多次与当时的英国国王起冲突。英国国王气不过,就命令人把他杀了。这个THOMAS BACKET就死在这间教堂里。死了之后他的遗体就被安葬在这个教堂,然后这个THOMAS BACKET”显灵”的故事就不胫而走,造成许多人来到这间教堂”朝圣”。到了十五世纪,当时已经改教的英国国王,不知何故在THOMAS BACKET死后三百多年内重新审判他,罪成后把他的陵墓销毁。

这就是坎特伯雷大教堂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