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波尔多(二)

波尔多以酒闻名。到酒店的时候,我也兴致勃勃的拿了一本介绍酒的小册子,期望当一回的品酒家。

早上起床,第一件事情就是看那本小册子,看看它有什么好介绍没?看了册子,再看地图,就觉得没有希望了--所有的酒园都位于郊外,换言之波尔多的交通工具是不会到的了。

于是我就改变计划-- 到市中心走走!在这之前我要试一试酒店的早餐。

走进餐厅,这一幕收入眼帘,我抽了一口凉气:

20120509-202647.jpg
天啊,怎么都是面包面包面包?难道没有其他食物的吗?亏这还是buffet早餐呢?那不是应该包括鸡肉,牛肉,蔬菜水果还有其他正常早餐应该有的东西吗?

也没有办法,我只好有什么吃什么。

20120509-202653.jpg
不过不要紧!至少还有热饮料。我已经多天没有喝热饮料了。我拿了一杯巧克力,顿时香味扑鼻。喝了一口,热巧克力从我口中顺着喉咙流下,一股暖流渐渐从我胃升起,先到喉咙,然后从我鼻中呼出,舒服极了。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味的一杯巧克力了。

为了补偿过去几天一直喝冷饮,我又倒了几杯热咖啡。在西方国家,能喝热饮料是一种福气--街上卖的热饮料都要至少欧元2,合共马币八元。马来西亚人实在懂得享受;东西便宜,早午晚餐多种类,要吃什么就有什么,热冷饮料俱全,反观法国人,只能吃面包,吃来吃去都变不出新的花样。

吃完了早餐,我就坐公共交通到市区走走。第一站,我去了波尔多的法院,从下图可看出这个法院的设计相当特别:

20120509-203918.jpg

20120509-203943.jpg

20120509-203951.jpg
不过给我最深刻印象的不是建筑物,而是法院里面的一个警察。

为了避免有人行劫,还是要挟法官,在法庭入口处有一个警察,他的任务就是确保进法院的人没有携带武器。他看到我整一副旅客样,就用法语(我猜)跟我叽哩咕噜讲了一堆话,还用手指向我的背包。我想他大概是要检查我的背包吧。检查完了之后,他就叫我走过金属探测器,顿时那个探测器响声大做,他又叽哩咕噜讲了一堆话,我也不明白他说什么。我指向我的腰带,他才满意放我走。那个警察全程都和蔼可亲。

其实这不是个例;我在法国看到的警察都给人一种很亲切,很舒服的感觉。在他们身边你会觉得你受到保护。反观马来西亚的警察,哼,对手无寸铁的示威者残暴无情,这个已经是扬名全球,对现今执政政权没有威胁的小市民也做尽刁难之能事,还时不时故意躲在交通角落看人犯错以收取贿赂。可是要他禁止罪恶,他就推三阻四,一曰人手不足,二曰暴徒凶狠所以不敢出手,哪有人民保姆的形象了?简直就是流氓!

在马来西亚,没有人知道警察是穿着制服的流氓,还是流氓是脱掉制服的警察。

想了这些,在看看自己原来身在法庭中,又想到马来西亚的司法,哎!问君能有几多恨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马来西亚的司法,不提也罢!

肚子饿了,我就去找吃。谢天谢地,今天找到超级好料:

20120509-205812.jpg

20120509-205819.jpg
华人餐!走了欧洲这么多天,第一次看到有华人餐。我乐不可支,急忙点了一盘鸭腿饭。

20120509-205952.jpg

其实相对其他食物而言,中国餐的价钱也不会特别贵。我这盘鸭腿饭也只有欧元九元而已。

吃完了鸭腿饭,感觉非常满足开心。原来最幸福的事就是在异乡旅行时可以吃到饭。平心而论,其实这碟贩也不是特别好吃,可是无论如何,它都比面包三文治之类来得好吃的多了。

然后我就朝向波尔多大教堂出发:

20120509-210415.jpg

路途中看见法国德士:

20120509-210604.jpg
一辆宝马。在马来西亚,宝马是名贵车,可是在法国只是德士车而已。

波尔多大教堂很大。它建于公元十世纪,是以罗马风格建造的。

20120509-210913.jpg

20120509-210925.jpg

20120509-210936.jpg
由于年代已久的关系,建筑物外面已经开始褪色。整个教堂在翻修着,所以没有开放给外人参观。

我还想到它隔壁的钟塔参观,不过由于那是午餐时间,负责人不在,所以钟塔关闭。我就又开始漫无目的乱走。走到波尔多博物馆,就顺便进去看看波尔多的历史。

第一部分就是史前历史,因为没有英文解释,我也不是很明白它写什么,就让图片跟大家说话好了。

20120509-211322.jpg

20120509-211331.jpg

20120509-211340.jpg

然后我走进17世纪部分。发现原来波尔多除了以酒扬名世界之外,在十七世纪它还是一个重要港口。

20120509-211624.jpg
当时的波尔多,主教的权利比谁都还要大--它可以随意修改地方官的命令。图为主教的教服。

20120509-211800.jpg
当时的波尔多,也是一个贩卖奴隶猖狂的地方。其实,在当时,买卖奴隶是很平常的事情。那时的白人把奴隶当作财产一样买卖。而为了经济效应,奴隶船收集了奴隶后,就要用最经济(也是最节省空间)的方法把他们运来欧洲,如下图所示:

20120509-212204.jpg
这是奴隶在船里面的排列。奴隶和奴隶之间的空间狭小,几乎不能转身。为了避免奴隶造反,或自杀,奴隶们的手足都被铁链锁着。因为空间狭小,卫生环境不佳,所以在航海路途中很多奴隶或死或病。真是惨不忍睹。

然而我们现代人读历史,切莫把我们现代的道德观套在古人头上。有时读报纸会发现一些反”西方霸权主义者”义正言辞的谴责西方国家的奴隶制,这些人很喜欢在西方国家批评我国人权问题时跳出来”提醒”西方国家曾经贩卖奴隶。对我来说,这种人的思想幼稚可笑--难道西方曾经贩卖奴隶的历史可以合理化政府镇压人权的问题?更何况,对人或国家的评介是要放在历史脉络解读的。在过去奴隶只是货品,所以贩卖奴隶是道德正确的。随着时代进步,人们才意识到原来奴隶也是人,跟白人一样有人权。反奴隶运动,还不是西方国家自己先开始的。敢问当反奴隶运动轰轰烈烈进行时候,我们的”正义之师”在哪里?都还没出生呢!

敢问”正义之师”一句话,如果他们是当时的奴隶主,他们会肯释放奴隶吗?

我最后一站就是到之前提到的钟塔走走。这个钟塔很高,楼梯超过200多个梯阶,螺旋而上,整个梯阶很小,一时间只能让一个人走过。

我走到头昏脑胀,到最后终于登上最高点,可以一览波尔多全境。我拍了一些照片给大家欣赏一下:

20120509-214313.jpg

20120509-214319.jpg

20120509-214324.jpg

20120509-214328.jpg

20120509-214337.jpg

20120509-214333.jpg
拍完了照片,我就回家了。明天我就要离开波尔多了。

波尔多,再见!

Advertisements

One comment on “人在波尔多(二)

  1. foo says:

    没来一杯波尔多红酒?岂不可惜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