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表弟在众国大使馆的经历

我有一个表弟,从小跟我一起长大,感情很是要好。他大学毕业后就到新加坡工作,是个典型人才外流的马来西亚人。他是个好公民,从不为非作歹。他在新加坡的公司也很器重他,打算派他到阿根廷工作。我表弟和他妻子也很向往阿根廷的大草原,所以就答应了。

从新加坡到阿根廷工作,就必须通过阿根廷的大使馆这一关。今年二月初,在确定了阿根廷的工作后,我表弟就第一时间向大使馆提出申请工作准征,并且询问所需的文件资料。大使馆回复说它需要我表弟两夫妇的出生纸、结婚证书和”良好公民证书”(以下会详述)。换作我,我最讨厌这种繁文缛节,要我准备那么多东西,我肯定是不要去了。可是都说了,我表弟是良好公民。所以他就着手准备。

我表弟复印了他和他妻子的出生纸和结婚证书,兴冲冲的走到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大使馆给官员签署,以便印证这些文件的真实性。因为阿根廷在新加坡没有大使馆的缘故,所以验证文件真伪后,我表弟就必须北上把文件交给吉隆坡的阿根廷大使馆。

一踏入吉隆坡的阿根廷大使馆,我表弟就立刻找到相关官员。那官员看了看我表弟的结婚证书,在看看他们两的出生纸,摇摇头,说他们不能接受这些文件。

我表弟吓了一跳:”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们不承认大马驻新加坡大使馆的签名--更贴切来说,我们是不承认任何和新加坡有关的签名。也没有为什么,不承认就是不承认”。

我表弟很耐心的问:”那我们该如何?”

那官员回答:”哦,你要去布特拉再也,去向那边的官员打印出你们的出生纸和结婚证书”。

‘我复印我手头上的文件,然后给他们签名,可以吗?”

“不可以”

“为什么?”

沉默,没有回应,我表弟识趣的离开。

可怜的表弟,他要先回新加坡吗,还是到布特拉那里拿这些文件?看看时间,飞机要起飞了!可是想到这次不做,下次又得来一趟,还是去拿文件好了,赶不及飞机的话,就搭下一班吧!

到了布特拉再也,见了相关官员。那官员到也很帮得上忙,立刻替他打印出他妻子的出生纸和结婚证书。只是,我表弟得出生纸就麻烦了一点。因为是砂拉越人的缘故,而西马和砂拉越的电脑系统又不搭线,所以我表弟要等足够14天才能够拿到出生纸。

14天实在太长了!我表弟就问那个官员有没有方法可以加速整个申请过程。

“你要自己坐飞机回家印出生纸”。

有时你不得不佩服官员的愚蠢,这么白痴的话也可以说出口。还好我表弟没随白痴起舞,他可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。

“可以叫人帮忙代领吗?”

“可以,他只需要到砂拉越的注册局就可以了”。

眼见在布特拉再也呆下去也不会有结果,在加上时间紧促,我表弟只好带着遗憾回家。回到了新加坡之后,我表弟就火速通知我妈妈要她帮忙拿出生纸。

那天是星期五,我妈妈就赶快跑到注册局。那官员知道我妈妈来意后,就一口拒绝她:”对不起!出生纸是高度机密的东西,若非直接亲属是绝对不能带代领。”吉隆坡的官员说可以,砂拉越的说不可以,到底谁在讲实话?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会出现罗生门?

在官场上,也无所谓实不实话,重点是谁是负责人员,谁的话就是真理。在石火之间,我表弟深刻并惨痛的了解这点。于是我表弟就问到底他该做什么那注册局才可以批报生纸?

那官员眼珠转了转(他们这些人最喜欢推,推不掉时就刁难你,让你知难而退),就叫我表弟写了一封批准信--批准我妈妈代替他拿出生纸。我表弟立刻草拟了这封信,火速电邮给他官员。那官员以为这招就可以摆脱这些麻烦,哪里知道我表弟的火速信把他杀个措手不及,只好叫我妈妈稍等一会儿,怏怏的”请示上司”。

过了良久良久,那官员才出来,对我妈妈说”他的上司不接受这种批准信”,叫我表弟耐心等候14天,等到吉隆坡那里文件准备好了,才去再拿。看到他竟然搬出上司推搪,我表弟差点气得晕了过去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我妈妈这时发挥作用了。”那该怎么办?”她追问。

接下来是一阵难堪的沉默。

“那该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办?”我妈妈纠缠起来也是很可怕的。

终于那官员斗不过我妈妈,只好答应说会立刻”更新资料库”,这样我表弟星期一就可以到新山拿他的出生纸。

谢天谢地,星期一我表弟顺利拿到了他的出生纸。他就选了一个天,再度来到吉隆坡的阿根廷大使馆,让大使馆官员”确认”这些文件。

阿根廷是个西班牙语系的国家,那官员看到满纸英文,心中不喜,叫我表弟把文件翻译成西班牙语再说。我表弟打算随随便便找人翻译算了,那官员不许,说他们只承认位置于旺沙马祖 (wangsa maju)的一间翻译公司--至于那件翻译公司跟大使馆官员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点谁也说不准。

我表弟想抗辩,毕竟从阿根廷大使馆到旺沙马祖有一段距离,难道一来一回不需要时间么?!可是看了那个官员的眼神,再想到”官字一把口,什么都它说了算”这个千古不变真理,我表弟只得吞下委屈,租了一辆德士,乖乖的把他的证件翻译成西班牙语。然后再坐德士回大使馆,呈上他的文件。那官员居然露出难得的笑容,接纳了他的文件。

我表弟走出大使馆,如释重负,出生纸和结婚证书的问题终于解决了!真是好事多磨!现在只需要解决一个”良好公民证”的文件了。

大概是犯罪率太高的缘故,阿根廷政府必须确保她所引进的外国人才都是良好公民,以便平衡一下本地人热爱犯罪的倾向。所以我表弟要证明自己是良好公民。不过,这对奉公守法的他来说,根本就是易如反掌。他从新加坡政府那里弄了这样一个证明书,寄去位在雅加达的阿根廷大使馆(新加坡没有阿根廷大使馆),等到那里的大使馆确认之后,再寄去他公司阿根廷的分部,事情总算圆满结束!

过了几个星期,他公司捎来消息,说他还欠一个文件:马来西亚大使馆的良好公民证。

“啊,不是已经弄好了吗?你没有收到吗?”我表弟被搞混淆了。

“不是的,你寄过来的是新加坡政府的证书,现在我们需要马来西亚政府的证书,因为你是一个马来西亚公民”。

原来良好公民证有国籍之分,所以有新加坡的证书不够,还需要有马来西亚政府的证书。这种逻辑真是非常人所能理解的。换作是我早已经破口大骂了,可是我表弟修养很好,他沉住气,到大马驻进新加坡大使馆拿了这么一个证书,电邮过去。

位于吉隆坡的大使馆却拒绝了这份证书,因为”他们不能签证任何于新加坡有关的文件,虽然它是马来西亚大使馆所发出的”,我表弟一定要亲自来到吉隆坡,向纳吉政府申请”良好公民身份证”,阿根廷大使馆才能放行。

已经被繁文缛节折磨得头昏脑胀的他,又得再一次踏上吉隆坡之旅。这次,还好,纳吉政府没有刁难他,立刻给他批了一个”良好公民身份证”,幸亏表弟平时没有参与政治,不然他去得成阿根廷与否都是一个问号。拿了这个证书,如上次一样,他又得拿去那件指定的翻译公司把文件翻译成西班牙语。等到可以把文件呈上给阿根廷大使馆之时,已经是四月尾了。

工作准征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来批发,处于官僚原因,我表弟还必须亲自到雅加达的阿根廷大使馆查收。阿根廷之旅若成行,最快也要五月。从二月到五月初,我表弟耗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、上了四次吉隆坡、去一次新山、还出动一次住在古晋的亲戚、花了大概一万块钱马币、耗上难以估量的精神、工作时间损失,周旋于各国大使馆移民厅,翻译厅,为的只是要批发几样文件。官僚之可怕臃肿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总结:

如果你看了第一段就放弃,证明你的智力有小学生的水平。

如果你看到一半才放弃,证明你的智力有中学生的水平。

如果你耐心看完全部可是头昏脑胀,觉得整篇文章头绪森乱、不知所云,证明你的智力是大学生水平。

如果你看完整篇文章,同时也完全明白内容,恭喜你!你可以加入政府机构,我相信你必如鱼得水,游刃整个官僚系统有余,可以把良民玩弄手掌之间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